伟大!这是一支打不死的皇家马德里

伟大!这是一支打不死的皇家马德里
“我们这支球队就是如此,我们总是会证明我们还活着,仍有一战之力,而且最终赢球。”  比赛结束后,当被记者要求评价一下这场比赛的时候,本泽马用这句话作为了答案。在这场欧冠决赛上,皇马距离丢球一度无限接近,马内的射门打在了立柱之上,萨拉赫的射门全靠库尔图瓦高接低挡,但皇马还是拿下了胜利。  然而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个答案不仅适合描述今天的皇马,其实也很适合过去这一个赛季的皇马。  即便他们在决赛只有两次射正,但其中的一次,就已经足够赢下比赛。  在这场比赛前,皇马并不是被外界一致看好的一方。  整个欧冠淘汰赛期间,他们不乏输球的时刻,不乏被对手连续围攻的时刻,甚至不乏即将被淘汰出局的时刻。  反观利物浦,小组赛六战全胜,进入赛季末,利物浦还保有成为四冠王的可能性。虽然最终在英超冠军的争夺中不敌曼城,但整个赛季下来,利物浦的表现还是得到了外界的交口称赞。  但这些东西在欧冠奖杯前,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没有人看好皇马,反而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帮助,这也给了我们更多的斗志,更多的动力以及更加坚定的意志和投入。”  就像皇马主帅安切洛蒂所说的,没有人看好有时并不是一件坏事,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以更加轻松的心态来应对这场比赛,不管是在战术上,还是心态上。  比赛前的几个小时,作为替补的塞瓦略斯紧张到睡不好午觉,但他却发现,作为铁打主力的本泽马、卡瓦哈尔、莫德里奇等人还有心思在一旁打牌。  之前的十三座欧冠奖杯,早已化为了这些老皇马人的最强底气。  虽然这些球员年龄都不小了,但经过了前期的休养生息,这些老将在单场比赛里,终归能迸发出惊人的能力。  尤其是在安切洛蒂的精妙战术之下。  本场比赛,两支球队的首发阵型和人员都没有超出很多人的预料,基本都排出了各自手头上的最强阵容,但在不同的战术下,这些球员却打出了完全不同的样子。  开场之后,利物浦就开始实施高位逼抢,意图快速拉高节奏和强度。  这是英格兰球队在欧战层面的最大优势,作为身体素质全面占优的他们,常规的选择就是在体能充沛阶段快速建立比分优势。  这一点,上一次夺冠时的C罗在赛前就告诫了自己的皇马队友:  这样的经验,永远不会过时。  这场比赛的开局阶段,利物浦的领军人物是马内,他不停地回撤、拉边,帮助各个方向的队友打出进攻:  在比赛的第20分钟,甚至在中路一挑三,打出了一脚中柱的射门:  你很难相信,奉献这样精彩表现的是一名30岁老将。  那时的利物浦,只要再有一名球员能够打出过硬的表现,能够在某些回合支援一下马内,或许他们就能攻破库尔图瓦的十指关,然而这个人不会是迪亚斯:  此前在淘汰赛阶段表现出色的迪亚斯,今天在卡瓦哈尔身上难以打出优势。  这也是难免的,毕竟他在2021年还只是一名征战葡超联赛的球员,你不能奢望他在来到利物浦的短时间之后,就能在欧冠决赛这种场合打出关键性的表现。  更应该被寄予这种厚望的,其实是萨拉赫,然而埃及人在上半场的持球表现是这样的:  的确,他有着一些攻门的镜头:  然而作为球队的核心,仅仅是这些射门还不够,如果想要不影响球队的攻守平衡,要么保证在门前把饼吃到嘴里,要么自己干活为队友送饼。  很显然,萨拉赫都没有做到。  这样一来,随着时间的流逝,马内的作用开始逐渐消退,皇马来到了发挥自己能力的时间段。  赛前,本场比赛在战术上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维尼修斯和阿诺德之间的对决。  作为英格兰在边后卫位置上的青年才俊,阿诺德在进攻端的才华毋庸置疑,但他经常给对手留出进攻空间,而皇马在欧冠淘汰赛击败巴黎、切尔西、曼城的关键,就是维尼修斯所在的左路。  然而在今天,巴西人和他身边的大哥本泽马,在攻坚阶段还是遇到了一些困难:  利物浦非常重视这一路的防守,在不发力的时候,亨德森和阿诺德只有一人会参与到进攻端,科内特也非常重视对这一路的横移保护。  所以,皇马在自己传统优势的左路始终没有获得足够的空间。  这个时候,其实应该把视线放宽。利物浦在防守中如此注重对这一路的保护,那么在球场的远端,必定会暴露大量的空间,真正的进攻机会,其实会出现在那里。  于是在上半场临近结束前,本泽马在罗伯逊身边找到了机会,但最终被判为进球无效:  这个判罚引发了一定的争议。  从另一个角度的回放可以看到,最后一次触球的球员是利物浦的法比尼奥:  所以如何判定法比尼奥的触球性质就成为了这次判罚的关键。  如果认定法比尼奥的触球动作是主动传球,那么处于越位位置上的本泽马就不会被判越位,进球就应该是有效的,但如果认定法比尼奥的触球动作不是传球,那么比倒数第二名防守球员——范戴克,更接近底线的本泽马自然就是越位的。  最终在和VAR商讨之后,当值主裁图尔平认定本泽马越位,进球无效,也就是认定法比尼奥的动作并非传球。  虽然进球无效,但通过这次进攻,皇马其实发现了自己的进攻通道。  维尼修斯一侧纵使有着理论上的进攻机会,但其实并不好打,如果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这一侧,相当于脚踢铁板,受伤的只会是自己。  “本场比赛的节奏不在我们手中,但在那粒进球被吹越位之后,我们找回了比赛状态。”  就像本泽马所说的,下半场回来不久,皇马就收获了这粒帮助他们赢得比赛、拿下冠军的进球,进攻正是来自于右侧:  丢球之后,利物浦开始反扑,尤其是萨拉赫,终于不再划水:  在他的带领下,利物浦的右路也开始向前猛攻:  在这段时间,皇马的确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除了外围的队友不断覆盖之外,卡塞米罗、阿拉巴和米利唐三人协力封住了最关键的点球点区域。  这让利物浦的进攻远离了最危险的禁区内,要么在外围尝试远射:  要么进球被封堵出去:  必须要承认,比赛后半段的萨拉赫表现的确比上半场好了很多很多,但令人惋惜的是,那时的迪亚斯已经下场,那时的马内已经枯竭。  就像上半场无人有效支援马内一样,下半场也无人有效支援萨拉赫。克洛普没能把锋线三叉戟的输出调整到同一时间,反而打成了接力的效果,马内体能耗尽之后,萨拉赫再接过他的大旗。  平时的联赛对手,或许会在这样的攻势下倒下,但今天他们的对手是皇马,是库尔图瓦:  于是进入80分钟之后,利物浦的攻势反而不升反降,随着皇马用传导和反击连续打断他们的围攻状态,利物浦没有了上演奇迹的可能性。  即便最后时刻,他们把自己的中后卫都推到了门前,也没有影响本泽马和他的队友们为这家俱乐部,拿到第十四座大耳朵杯。  “到了下半场,我们一如既往地做到了,赢下一场决赛。”  虽然赛前并不被大多数人看好,但皇马的夺冠并不超出预料,因为他们本赛季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当他们首回合输给巴黎圣日耳曼的时候,当他们被切尔西拖入加时赛的时候,当他们被曼城两球领先的时候,太多太多的时候,世人都觉得皇马即将止步于此,但后者还是站了起来。  从这个角度来说,真正的强大,并不是膀大腰圆,而是始终无法被击倒。  所以他们翻盘了大巴黎,所以他们战胜了切尔西,所以他们逆转了曼城,而在今天,仅仅用一脚射正就完成了夺冠。  或许很难解释,但这就是皇马在欧冠赛场的底蕴。  “利物浦这个赛季没怎么输过比赛,但是需要承认的是,在皇马赢得欧冠就是比在其他的球队更容易。“  ”这些年的传统,以及球迷的热情,这是非常特殊的。皇马人都是从小培养的,这就是皇马的特殊之处。”  对于安切洛蒂这样的意大利教练来说,他更愿意把比赛的胜利归结到球员头脑中的灵光一现,他不像现在的年轻教练,想要把球员的每一个念头和动作都拆解成数据,从而将其培养和改造为一个又一个机器人。  然而足球不是这么无聊的东西,他的魅力源自于不可预知性,单场比赛里是如此,过去的十四座欧冠,其实也是如此。  拿下这场关键的胜利,对皇马来说还意味着很多。  作为欧超联赛的发起者,弗洛伦蒂诺在过去这一年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事实上,皇马离不开欧冠,欧冠也离不开皇马。  分裂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坐在一起共商大事才是更有前途的出路。不管是来自电竞的压力,还是来自疫情的影响,如今的足球世界的确面临着多方的掣肘,但至少在这一天,大家都感受到了足球的独特魅力,而这份魅力由皇马制造。  而且,拿下欧冠的本泽马,已经可以等待金球奖的加冕了。  (牧子)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奥胖之子相信老爸能执教NBA 大块头有大智慧?

奥胖之子相信老爸能执教NBA 大块头有大智慧?
北京时间6月6日,正所谓“大块头有大智慧”。此前奥尼尔曾毛遂自荐出任湖人新帅,而据TMZ报道,奥尼尔的儿子沙里夫坚信,老爸能成为一名出色的NBA球队主帅。  当球员入选了名人堂,当解说员也是干得风生水起,难道奥尼尔的下一站是成为NBA名帅?  至少在儿子眼中,老爸是无所不能的。沙里夫近日就表示,如果他老爸哪天成为了NBA球队主帅,他不会惊讶,他相信他老爸有这个能力。  “我得说,他已执教过多支我所效力的球队了,”沙里夫说,“我最近一次效力的AAU球队,他做主帅竟率我们夺冠了。”沙里夫还补充说,他老爸还曾执教过多支年轻人为主的球队,夺得了不少冠军。尽管他不确信他老爸能否将这些胜利带到NBA,但他绝不会将老爸执教NBA球队的可能性排除在外。  此前在老东家湖人选帅过程中,奥尼尔曾毛遂自荐,称只要湖人愿给他为期4年、年薪2500万的合同,他就愿意出任湖人新帅。但湖人并未搭理他,最终选择了雄鹿助教达文-哈姆。  或许奥尼尔出任NBA球队主帅能给我们带来惊喜?(魑魅)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无集训无比赛!男足国奥冲击巴黎奥运起跑已明显落后

无集训无比赛!男足国奥冲击巴黎奥运起跑已明显落后
原标题:无集训无比赛!男足国奥冲击巴黎奥运起跑已明显落后 第5届U23亚洲杯半决赛于北京时间6月16日战罢,在沙特U23队以2比0取胜澳大利亚U23队后,东道主乌兹别克斯坦U23队以同样比分淘汰曾经3球完爆韩国U23队的日本U23队。与日本U23队一样,乌兹别克斯坦U23队亦以清一色2001年龄段巴黎奥运会适龄球员为班底参赛。乌、日两队“以小打大”的意义不止于“爆冷”,而是在全亚洲范围内提供了某种“奥运战略”的成功范例。 相比之下,2001年龄段中国国青队,也就是新一届国奥队自3月27日结束上海集训后至今,已连续近3个月处于“待命”状态,他们在冲击巴黎奥运会的起跑线上已明显落后其他竞争对手。在确认无缘参加新赛季中甲联赛后,“赴境外拉练”或已成为球队落实比赛任务的唯一出口。 在第5届U23亚洲杯1/4决赛上,以2001年龄段球员为班底的日本U23队以3比0完胜以1999年龄段球员为班底的韩国U23队,这样一个结果不仅引发了韩国媒体对韩国足协及韩国U23队的批评,实际也震撼了整个亚洲足坛。 仅仅几天过后,乌兹别克斯坦U23队便在半决赛中以2比0淘汰了这支日本U23队。而同样令人诧异的是,这支东道主球队同样由清一色U21,也就是2001年龄段球员组成。而数据显示,乌兹别克斯坦U23队全场比赛场面占优,他们的胜利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完胜。 从乌、日两队本届U23亚洲杯征战情况来看,这两个国家的足协已将各自U21国家队备战作为当下国字号球队工作的重中之重,换言之,他们正积极落实各自的“巴黎奥运战略”。而这样的做法其实在近年来的亚洲足坛也已屡见不鲜。比如参加本届U23亚洲杯的伊朗队亦是U21年龄段代表队(仅有3名超U21年龄段球员)。尽管未能小组出线,但正如主帅马达维基亚所言,“这是一次球队冲击巴黎奥运会的绝佳练兵机会,即便输球,球队参赛也有价值。” 按照竞赛规程,各会员协会每逢U23亚洲杯届数为奇数时,所选派的参赛队应为非奥运适龄参赛队。但也恰恰比赛系亚足联重点打造的品牌赛事,部分会员协会为给其奥运适龄队创造更多实战练兵机会,仍坚持安排低年龄段奥运适龄队“以小打大”参加U23亚洲杯。以日本足协为例,早在2018年第3届U23亚洲杯期间,他们就放弃选派1995年龄段代表队参赛,而选派1997年龄段本土奥运会适龄代表队来华参赛。虽然他们在1/4决赛被当届冠军乌兹别克斯坦U23队以4球大比分淘汰,但在日本足协看来,这样的失利远比夺得U23亚洲杯的锦标更有意义,也更益于日本国奥队的备战。 数据显示,在参加2018年第3届U23亚洲杯的366名球员中,1995/1996年龄段球员为210人,占总参赛人数的57.38%。而1999/2000年龄段东京奥运会适龄球员为156人,占总人数42.72%。而4年过后的本届U23亚洲杯,对应数字及比例发生了明显变化。1999/2000年龄段U23年龄段参赛球员人数下降至172,占总参赛球员367人的46.87%。而2001年1月1日及以后出生的球员人数增至195人,占总参赛人数的53.13%。除日本、乌兹别克斯坦、伊朗等代表队以U21年龄段球员为主或以清一色U21年龄段为成员外,澳大利亚队、马来西亚队的U21年龄段球员均超过半数。而越南、沙特、卡塔尔、泰国、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代表队的U21年龄段球员也都接近半数。 当亚洲足坛主要竞争对手未雨绸缪,早早启动巴黎奥运会备战的时候。2001年龄段中国国青队,也就是新一届国奥队的备战暂时处于停滞状态。据了解,球队于3月27日结束在上海的集训后。受疫情及相关客观因素影响,球队至今还没有集中。至于接下来球队的备战计划,也还没有明确。在此之前,中国足协曾考虑安排U21国奥队参加新赛季中甲联赛。而从球队过去两个赛季连续征战中乙联赛情况看,实实在在的比赛一定能够给球队带来实实在在的练兵效果。然而,在协会与职业联赛赛事相关各方沟通过后,这项提议最终被放弃。 当各方对“国字号梯队打职业联赛”存在巨大争议的时候,乌兹别克斯坦U23队(实为U21年龄段代表队)在本届U23亚洲杯取得的优异成绩却摆出了可靠的事实论据。据了解,在1999年龄段乌兹别克斯坦U19国青队无缘跻身2018年印尼亚青赛决赛阶段赛事后,乌兹别克斯坦足协果断作出了“放弃”这一年龄段球队的决定,同时决定全力支持2001年龄段代表队冲击巴黎奥运会。在这种背景下,这支乌兹别克斯坦国奥队连续参加了近两个赛季的乌兹别克斯坦超级联赛,也就是其国内顶级职业联赛。虽然目前这支球队暂列联赛倒数第2位,但能够长期参加高水平职业联赛,并通过“以小打大”积累经验、收获信心,他们在本届U23亚洲杯取得佳绩,自然顺理成章。 事实上,中国足协在是否安排“国字号梯队打联赛”问题上纠结的原因主要是,国字号球队一旦参加职业联赛,难免影响联赛竞争公平。而如果在联赛期间,国字号球队还要参加国际赛事,那么对联赛正常运行也可能构成不利影响。据悉,在此之前,有关将2001年龄段部分精英球员编入1999年龄段U23国足,混编参加东亚杯甚至亚运会足球赛的想法,曾一度被业内人士提给中国足协。但受近年来国字号男足球队,特别是国足成绩惨淡影响,中国足协也担心如果选派的球队人员年龄过于年轻,实战能力与经验不足,那么可能面临在国际赛场遭遇进一步重创,从而进一步损害中国足球形象。因此,类似的提议并没有被采纳。 值得注意的是,在参加近几期U21国奥队集训的适龄球员中,能够在各级职业联赛获得一定出场率的球员只占全体集训人数的15%左右,而在俱乐部能打主力的球员更屈指可数。比如效力于中甲南京城市俱乐部的门将黄子豪。再比如目前已经转会到中超武汉三镇队的陶强龙,转会至中超浙江队的郑雪健、已经进入中超北京国安一队的后卫梁少文。不过,他们大多都不能在各自俱乐部队获得绝对稳定的出场时间。至于U21国奥队其他适龄球员,在各自俱乐部的出场前景更不容乐观。试想,缺乏联赛实战锻炼机会,又无法参加国字号球队集中,这样一支代表队又怎能在冲击奥运会的路上提升竞争力? 受疫情等客观因素影响,中国足协短期内很难邀请其他国家(地区)代表队来华参加热身赛。因此,对U21国奥队来说,最可行的办法便是赴境外集中拉练、热身。不过,在职业联赛赛程持续密集,对后备人员力量需求总体较高的情况下,各俱乐部能否放行球员参加国字号球队境外集训、比赛,这则需要教练组及中国足协连带考虑。毫不客气地说,新一届国奥队在冲击巴黎奥运会的竞争起跑线上已经落后诸对手。当下,他们需要尽快起步,避免差距被进一步拉大。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肖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