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体育:利物浦1亿欧大买卖钱从哪来 萨拉赫太子疯狂给手_1

锐体育:利物浦1亿欧大买卖钱从哪来 萨拉赫太子疯狂给手
原标题:锐体育:利物浦1亿欧大买卖钱从哪来 萨拉赫太子疯狂给手 关于钱 利物浦越来越有希望赢得签下本菲卡前锋达尔文-努涅斯的比赛,因为克洛普迫切希望改进他的前锋线。红军对于这位22岁的乌拉圭国脚越来越感兴趣,但包括曼联、纽卡和马竞在内的许多俱乐部也都在追逐着他。 虽然人们都知道努涅斯会更愿意转会到安菲尔德,但利物浦不愿意接受本菲卡1亿欧(8550万镑)的报价,也不会卷入一场竞购战。 然而,葡萄牙媒体报道指出,本菲卡现在很可能会接受一份结构性的交易,利物浦将支付8000万欧(6840万镑)的固定转会费用,以及2000万欧(1710万镑)的附加浮动费用。他们甚至声称努涅斯已经接受了一份为期五年的合同。 这样的交易其实有点类似于一月份路易斯-迪亚斯加盟的交易——波尔图最初想要5000万镑,但很快他们就满足于3750万镑的固定费用,外加1250万镑的附加浮动费用。 如果双方最终以这样的价格成交的话,签下努涅斯的初始费用,将不会超过利物浦在2018年1月份从南安普顿签下范迪克所花费的7500万镑的纪录,但是由于附加条款的存在,最终的总费用几乎肯定会刷新红军队史纪录。 此外,根据本菲卡两年前以2400万欧从阿尔梅里亚签下努涅斯时的转会附加条款,出售该名球员所得转会费的20%将会支付给阿尔梅里亚。 钱从哪儿来? 利物浦将通过出售马内和南野拓实,来筹集其中的大部分资金。拜仁已经两次报价塞内加尔人了,红军两次都回绝了“可笑的”报价,他们坚持要从马内身上得到4275万镑。 根据最新消息,南野拓实被利物浦标价1700万镑,有几个买家都对日本人很感兴趣,最终成交价格有望进一步突破。 此外,利物浦此前已经为纳特-菲利普斯和内科-威廉姆斯插上了草标,红军希望从两人身上各自赚取1500万镑。同时他们也将聆听市场上关于张伯伦的报价。 如果上述前四者最终转会的话,红军至少能够通过出售球员获得8975万镑, 高于购买努涅斯所需的先手6840万镑,以及可能达到的总价8550万镑。 当然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萨拉赫续约的条件是40万镑周薪,这会打破红军的薪资结构,而马内续约的条件显然也并不会比埃及人差上多少,毕竟在非洲战场上塞内加尔人两次都是胜利者。 而努涅斯,他在本菲卡的合同周薪不足4万镑,即便你给他翻倍涨薪,他也只会占用大约7万镑的薪资空间,利物浦甚至不怕再多给些。至于续约,按照爆料,利物浦给这位22岁的年轻人开出的是直至2027年的合同,而克洛普的续约也只到2026年而已。 为什么要买? 利物浦本赛季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曼城和皇马,他们在英超争夺中输给了前者,在欧冠决赛中输给了后者。而如果你把时间线拉长到五年的话,会惊讶的发现,他们在英超赛场上数度挑战蓝月,成功了1次,另有2次以1分之差落败。他们在欧冠赛场上3次闯入决赛,其中2次倒在了皇马的脚下。所以,你很容易理解,他们下赛季的假想敌,依然是这两支球队。 曼城在冬窗吃进了朱利安-阿尔瓦雷斯,这被称作是一笔可以媲美路易斯-迪亚斯的交易。然后夏窗他们迅速的搞定了新绝代双骄之一的哈兰德,这被评论为一桩已经锁死了下赛季英超冠军的交易。 皇马本应签下新双骄中的另一个,但姆巴佩最终还是选择了留在王子公园球场。弗洛伦蒂诺愤然砸开了为法国人准备两年的存钱罐,掏出其中的8000万欧签下了另一个法国人——后者本应该是在利物浦的购买名单上的,尽管前者也暗戳戳的和安菲尔德传过绯闻。 鉴于此,一个毫无操作的夏天,显然无法满足利物浦继续与曼城皇马掰手腕的心思,更何况马内还受到了拜仁的诱惑,而巴萨则抬着他们的免签计划随后跟上了萨拉赫。 利物浦可以失去马内,也可以失去萨拉赫,但绝对无法承受接连失去两人的痛苦,这让红军上下感受到了浓烈的山雨欲来大厦将倾的味道。而想要保住萨拉赫,除了给他开出一份让他能将就着满意的合同外,保持利物浦在竞技成绩上的追求也很重要,否则一夜回到解放前的一幕将会一再重演一根我不抽的烟一放好多年。 芬威集团被逼着下了战场,无论放走马内还是放走萨拉赫,他们需要一笔创纪录的引援来提振士气,重塑竞争力,也需要保住他们在英超和欧冠赛场上至少是最有力的冠军竞争者的身份地位。 关于人 努涅斯在为本菲卡出战的84场比赛中攻入了47个进球,其中本赛季41场34球。他在欧冠小组赛对阵巴萨和拜仁的比赛中都斩获了进球,并在四分之一决赛对阵利物浦的主客场比赛中都有进球。他在2019年首次亮相乌拉圭成年队,至今为止在11场国家队比赛中打入了2球。 这名球员主脚是右脚,主要位置是中锋,但他同时也可以打前锋身后的位置,或者是左翼,一专多能是红军在转会市场上更加青睐于他的重要理由之一,辅之以22岁的年龄,克洛普很容易通过他来实现2.0版本的安菲尔德革命。 利物浦在过去几年里购买了很多优秀的球员,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们是如何无缝融入克洛普的球队的。 路易斯-迪亚斯是最近的一个明显的例子,他是冬窗转会而来的,并没有一个完整的季前赛和足够的合练留给他。尽管缺乏准备时间,但哥伦比亚人与马内(后者为他提供了3次助攻)和阿诺德(后者为他提供了4次明显机会)等人的配合运转都非常良好。 通过大量的研究分析和尽职调查,利物浦在每一笔可能的交易中都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他们将会有一个非常完整的计划,如果本菲卡球员最终签约安菲尔德,他们将会得出如何最好的使用他的结论,并付诸实施。 受益者萨拉赫 努涅斯本赛季主要踢中锋和左路,但鉴于迪亚斯已经占据了利物浦左路的位置,如果前者加盟红军,我们有理由假设他更多的会出现在中路位置上,但利物浦为此准备好应变的阵型了吗? 尽管克洛普在英国期间基本上都坚持了4-3-3的架构,但迪亚斯和努涅斯都在4-2-3-1和4-4-2上花了更多的时间。所以一个很自然的球迷想要知道的问题是,克洛普的球队在2022-23赛季是否会发生阵型上的变革?如果转会发生,红军的季前赛将是一个重要参考。 但无论怎样变化,就目前而言,萨拉赫下赛季肯定还会留队,并且会如期出现在他喜欢的右路位置,不管利物浦的阵型如何变化,这都极有可能给努涅斯带来很好的结果,同时让萨拉赫也觉得不错。 22岁的乌拉圭射手本赛季以26球成为葡超最佳射手,而他的最佳搭档是拉法-席尔瓦,司职本菲卡右侧的进攻中场,后者也是葡超2021-22赛季助攻榜的榜首。他为努涅斯制造了6个联赛进球。此外,红军曾直观的感受到他们之间的联系,在利物浦3-1战胜本菲卡的比赛里,拉法-席尔瓦在右翼为努涅斯送上了助攻。 显而易见的一点是,萨拉赫比本菲卡人更擅长从右路内切得分,但你同样很容易想象得到,埃及人可以比拉法-席尔瓦更轻易的创造出这种机会。利物浦球迷们经常能够看到的一幕是,萨拉赫向前带球突进,然后把球横向传给另一个队友,这一点都不难。 一场对阵葡超第八法马利康的比赛,重要程度肯定比不上那场欧冠四分之一决赛,但努涅斯在12月份的这场比赛中所体现出的东西同样会令红军拥趸欣喜不已。 在那场比赛中,努涅斯上演了帽子戏法,三个进球都是拉法-席尔瓦助攻的。更为神奇的一点是,在那场比赛中,这两个本菲卡人是分居锋线左右的,居中的是塞费罗维奇。虽然利物浦不太可能和本菲卡那晚一样打3-4-3,但你也可以想象萨拉赫和努涅斯分居左右,若塔居中的另外一幅场景,颇为诱人。 在他为俱乐部和国家队出战的共计148场成年队比赛中,努涅斯受益于拉法-席尔瓦的助攻达到12个,比其他任何队友都多。所以如果他与红军签约,并按照类似轨迹进行下去的话,萨拉赫可能会轻松蝉联英超助攻榜。 其他人谁亏了? 英超助攻榜上的第二名,巧了,也在利物浦的右路。 尽管在欧冠决赛中因为眼神防守导致球队丢冠,尽管在英超数据统计中丢失球权的次数领先到令人发指,但无可否认的一点是,太子阿诺德是本赛季红军大多数进攻的发起者,他是利物浦的进攻阵眼所在。一个特别喜欢接应来自右路传中的前锋,与一个特别喜欢在右路传中的边后卫显然是相得益彰的。 若塔与迪亚斯显然是努涅斯位置的竞争者,但两人都不是这桩交易中的失意者。因为努涅斯的到来必然意味着马内的离开,与马内竞争位置和与努涅斯竞争位置的难度显然是不同的,塞内加尔人是红军六年肱骨,克洛普红箭三侠时代重臣。努涅斯只是潜力无限的新人。无论葡萄牙人还是哥伦比亚人,显然都会无惧竞争。 更何况你可以期待如上文所提到的,渣叔安菲尔德2.0时代的4-2-3-1,你可以看到这三个人同时出现在场上。 唯一有一点需要担心的是,当阿诺德或是萨拉赫把球传过来的时候,你会害怕这三个有一点点同质化的球员跑位重叠了,但克洛普会去解决这个问题,而且你永远可以相信两个南美人和一个葡萄牙人在小范围之内的技巧和配合。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罗伯逊,英超助攻榜上的第三名,他已经用本赛季的表现证明了,无论身前是马内还是迪亚斯,或许换成努涅斯,对苏格兰队长而言并没有什么不同。而在中路,187CM的努涅斯比起178CM的若塔,显然更具优势,尽管后者的抢点头球能力非常优秀,有着空霸之称。 为啥不是曼联? 明面上的理由非常简单,因为曼联下赛季没有欧冠可以踢。这个理由非常的扎心,但也同样非常的务实,特别是对于一名22岁,正处于职业生涯最好的上升期的前锋而言。 或许还有另一个理由,滕哈格入主老特拉福德后,需要调整改变的地方太多,但他们的首要目标始终都是一名中场中路球员,曼联现在正深陷此旋涡,他们的主要精力目前还被牵扯在球场上的这个位置。 但其实还有一些隐形的理由。 你也许看到过这样一篇报道,由于努涅斯的经纪人门德斯也是C罗的经纪人,又由于乌拉圭前辈卡瓦尼刚刚离开,在这两人的影响之下,努涅斯加盟老特拉福德的可能性更大。 但事实上,恰恰是由于门德斯是C罗的经纪人,他很清楚曼联需要寻找一名什么样的前锋球员,C罗是“虚左”的抢点型前锋,他对阵容的需求是,得有一名中锋戳在葡萄牙人的身前,并能够与之展开配合和换位,换言之,得有一名中锋球员为C罗“牺牲”。 皇马时代的本泽马就是典型,另一个最为适合的人选大概是他国家队的竞争者吉鲁。门德斯如果真的力荐努涅斯前往老特拉福德为C罗作配,这不会让人感到奇怪吗?至于接班C罗的说法,那显然不是这个夏天应该会发生的事。 至于那些以卡瓦尼为题的报道,大可以去衡量一下乌国三叉戟,弗兰和卡瓦尼效力曼联时的数据,以及苏亚雷斯效力利物浦时的数据,就能很轻易的得出一个正确的结论。如果说马内转会拜仁是参考塞内加尔人民的意见的话,那么努涅斯最好也听一听乌拉圭人民的心声。 (编辑:含笑九泉)

记者:大连人这案子真难 不知怎么办就按照规矩办

记者:大连人这案子真难 不知怎么办就按照规矩办
在中超联赛第2轮大连人队与广州城队的比赛中,大连人在比赛中有2分钟无U23球员登场,广州城赛后提交抗议函,但目前足协没有具体答复。对此记者贾岩峰在个人微博发文谈及此事。  贾岩峰表示:“大连人这案子是真难啊。其实有时候特别难,不知怎么办的时候,就按照规矩办。我内心是非常同情大连人也为第二场比赛的表现深深折服,但是广州城的要求也不过分,他们只希望在乱世下还能看到一丝公平。”  “大连足球对中国足球的贡献,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有口皆碑。但是大连足球,同样追求坦荡与磊落。是我的三分,就给我,不是我的三分,那就拿走。我有实力,改日再战,再拿回来。今日,给他人一个公正,他日,我求公正时才理直气壮。”  (二饼)

爵士公开新帅候选人 面试湖人失利者再来竞争

爵士公开新帅候选人 面试湖人失利者再来竞争
北京时间6月6日,据美国媒体报道,奎因-斯奈德向犹他爵士队辞去主教练职务后,球队将立刻开启新的选帅工作,目前球队的新帅候选人已经出炉。  美国篮球记者Shams Charania爆料,犹他爵士队公开了主教练职位的初步候选人,其中包括纽约尼克斯队助教约翰尼-布莱恩特、爵士助理教练艾利克斯-詹森、前波特兰开拓者队主教练特里-斯托茨、波士顿凯尔特人队助理教练威尔-哈迪和猛龙队助理教练阿德里安-格里芬。  上述名单中的斯托茨和格里芬两人,都在之前去过湖人队应聘主教练职务,如今随着斯奈德的离任,爵士队帅位的空缺,又一次吸引了大家的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斯奈德离开爵士队主要考虑到球队需要换一种声音,加上他自己的伤病情况,很可能让他会选择休息一整年的时间,来调整恢复自己的状态。  (珅葳)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绿茵场上搭起体教融合桥梁

绿茵场上搭起体教融合桥梁
绿茵场上搭起体教融合桥梁(校园体育观察)  核心阅读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提出,“发挥足球育人功能”。近年来,各地各部门大力发展青少年足球,逐步建立健全联赛体系,让更多青少年学生参与、热爱、享受这项运动。天津市日前启动青少年足球季,通过五大赛事构筑体系,在绿茵场上搭起体教融合的桥梁。  2022年天津市“足协杯”青少年足球冠军赛5月在天津正道体育公园开赛。本次比赛共设立10个年龄组别,来自天津各青训基地、青训机构、学校的134支队伍、1876名队员将进行290场比赛。  这是今年天津首个开赛的青少年足球赛事,同时也拉开了天津市青少年足球季的大幕。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天津市青少年室内五人制足球锦标赛、天津市青少年足球联赛、天津市青少年足球锦标赛、天津市青少年足球室内五人制精英赛将陆续开赛。  赛事引领夯实基础  在天津,青少年足球比赛已经持续举办了6年,一批批小球员在比拼中享受快乐、收获成长。  从2016年起,天津市足协在市体育局、市教委指导下,与天津市校园足球办公室共同推动体教融合发展,全力打造五大青少年足球赛事。天津市足协副主席、秘书长崇勇说:“通常,整个足球季会以室内五人制足球锦标赛揭幕,以室内五人制精英赛收尾。赛事贯穿全年,形成一套较为完整的青少年足球竞赛体系。截至2021年底,共举办青少年赛事6876场,4073支队伍、52738人次参赛。五大青少年赛事成为天津培养、选拔足球人才的重要平台。”  天津市足协发挥在赛事组织和人员上的优势,让赛事的专业性有了极大提升:不仅选派精英裁判进行赛事服务,还将具备国际比赛标准的足球场向小球员开放。2020年“基地杯”天津市青少年足球冠军赛、2021年天津市青少年足球联赛都安排在天津市奥林匹克中心内场举行,小球员有了在世界级场地比赛的难忘经历。  此外,天津还大力推动青少年足球培训机构发展,2021年度注册青少年足球俱乐部82家。在中国足协推动的全国社会足球品牌青训机构建设中,天津有12家青训俱乐部被评为全国社会足球品牌青训机构,数量在全国排名第一。  培养教练加强青训  崇勇介绍,《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发布后,《天津市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方案》随后出台,全面深化青训体系改革、提高青少年足球水平是重要目标。  近年来,天津足球青训实现突破。2016年至今,注册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累计42083人次。2018年,天津足协青少年训练中心落户团泊体育中心,作为中国足协批准的国家级男、女青少年足球训练中心,可以容纳各年龄段队伍开展训练。  目前,天津足协共有男足青训中心梯队4支,女足青训中心梯队4支,球员总数218人。其中,2010年龄段男足队伍获得2019年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菁英杯”青少年足球联赛冠军、2021年“思齐杯”全国青少年足球精英挑战赛亚军。在中国足协组织的全国2007、2008年龄段女子足球最高水平精英训练营中,天津有一人获得“玫瑰之星”称号,两人获得“希望之星”称号。  崇勇说,青少年足球队教练的能力是决定青训水平的重要因素之一。为此,天津市足协从2016年以来共举办D级教练员培训班46期,培养D级教练员1104名;C级教练员培训班16期,培养C级教练员288名。这些教练充实到各青训基地、青训俱乐部和学校中,提升了天津青少年足球后备力量水平,不同体系球队的实力差距也在逐步缩小。  合力完善竞赛体系  崇勇说:“我们在办赛中也发现一个问题,每年参与比赛的小球员可以达到近万人次,但小学生参与较多,相比之下初中生就少一些。一方面是‘小升初’之后,球员无法集中训练;另一方面,受到升学压力影响,中学的参与热情也普遍不如小学。”  年龄越长、球员越少,这一现象其实在各地普遍存在,也亟待有关方合力解决。  6月初,由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共同研究制定的《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组织工作方案(2022—2024年)》正式发布。根据方案,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将成为我国覆盖面最广、竞技水平最高、参与人数最多、社会影响力最大的青少年足球顶级赛事。这项赛事兼顾普及与提高,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4个年龄段,根据不同年龄段特点,安排符合青少年身心发展和足球人才培养规律的赛制。体校代表队、学校代表队、俱乐部青训梯队、社会青训机构等球队均可参赛,不设任何限制。  与之对照,天津的青少年赛事体系已经基本达到了联赛的相关标准。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办公室执行秘书乔岱虎表示:“天津、江苏等地已经有了较为成熟完备的青少年赛事体系,每年都会进行省市级别的传统赛事。在(青少年联赛)地方赛事办公室成立后,可以根据当地赛事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前提是必须满足体教融合的要求。”  青少年足球联赛的打造,将有利于中小学球员的衔接,崇勇说:“有了这项全国性的比赛,相信会对校园足球的开展起到促进作用,培养体系也能更加科学合理。”

无集训无比赛!男足国奥冲击巴黎奥运起跑已明显落后

无集训无比赛!男足国奥冲击巴黎奥运起跑已明显落后
原标题:无集训无比赛!男足国奥冲击巴黎奥运起跑已明显落后 第5届U23亚洲杯半决赛于北京时间6月16日战罢,在沙特U23队以2比0取胜澳大利亚U23队后,东道主乌兹别克斯坦U23队以同样比分淘汰曾经3球完爆韩国U23队的日本U23队。与日本U23队一样,乌兹别克斯坦U23队亦以清一色2001年龄段巴黎奥运会适龄球员为班底参赛。乌、日两队“以小打大”的意义不止于“爆冷”,而是在全亚洲范围内提供了某种“奥运战略”的成功范例。 相比之下,2001年龄段中国国青队,也就是新一届国奥队自3月27日结束上海集训后至今,已连续近3个月处于“待命”状态,他们在冲击巴黎奥运会的起跑线上已明显落后其他竞争对手。在确认无缘参加新赛季中甲联赛后,“赴境外拉练”或已成为球队落实比赛任务的唯一出口。 在第5届U23亚洲杯1/4决赛上,以2001年龄段球员为班底的日本U23队以3比0完胜以1999年龄段球员为班底的韩国U23队,这样一个结果不仅引发了韩国媒体对韩国足协及韩国U23队的批评,实际也震撼了整个亚洲足坛。 仅仅几天过后,乌兹别克斯坦U23队便在半决赛中以2比0淘汰了这支日本U23队。而同样令人诧异的是,这支东道主球队同样由清一色U21,也就是2001年龄段球员组成。而数据显示,乌兹别克斯坦U23队全场比赛场面占优,他们的胜利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完胜。 从乌、日两队本届U23亚洲杯征战情况来看,这两个国家的足协已将各自U21国家队备战作为当下国字号球队工作的重中之重,换言之,他们正积极落实各自的“巴黎奥运战略”。而这样的做法其实在近年来的亚洲足坛也已屡见不鲜。比如参加本届U23亚洲杯的伊朗队亦是U21年龄段代表队(仅有3名超U21年龄段球员)。尽管未能小组出线,但正如主帅马达维基亚所言,“这是一次球队冲击巴黎奥运会的绝佳练兵机会,即便输球,球队参赛也有价值。” 按照竞赛规程,各会员协会每逢U23亚洲杯届数为奇数时,所选派的参赛队应为非奥运适龄参赛队。但也恰恰比赛系亚足联重点打造的品牌赛事,部分会员协会为给其奥运适龄队创造更多实战练兵机会,仍坚持安排低年龄段奥运适龄队“以小打大”参加U23亚洲杯。以日本足协为例,早在2018年第3届U23亚洲杯期间,他们就放弃选派1995年龄段代表队参赛,而选派1997年龄段本土奥运会适龄代表队来华参赛。虽然他们在1/4决赛被当届冠军乌兹别克斯坦U23队以4球大比分淘汰,但在日本足协看来,这样的失利远比夺得U23亚洲杯的锦标更有意义,也更益于日本国奥队的备战。 数据显示,在参加2018年第3届U23亚洲杯的366名球员中,1995/1996年龄段球员为210人,占总参赛人数的57.38%。而1999/2000年龄段东京奥运会适龄球员为156人,占总人数42.72%。而4年过后的本届U23亚洲杯,对应数字及比例发生了明显变化。1999/2000年龄段U23年龄段参赛球员人数下降至172,占总参赛球员367人的46.87%。而2001年1月1日及以后出生的球员人数增至195人,占总参赛人数的53.13%。除日本、乌兹别克斯坦、伊朗等代表队以U21年龄段球员为主或以清一色U21年龄段为成员外,澳大利亚队、马来西亚队的U21年龄段球员均超过半数。而越南、沙特、卡塔尔、泰国、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代表队的U21年龄段球员也都接近半数。 当亚洲足坛主要竞争对手未雨绸缪,早早启动巴黎奥运会备战的时候。2001年龄段中国国青队,也就是新一届国奥队的备战暂时处于停滞状态。据了解,球队于3月27日结束在上海的集训后。受疫情及相关客观因素影响,球队至今还没有集中。至于接下来球队的备战计划,也还没有明确。在此之前,中国足协曾考虑安排U21国奥队参加新赛季中甲联赛。而从球队过去两个赛季连续征战中乙联赛情况看,实实在在的比赛一定能够给球队带来实实在在的练兵效果。然而,在协会与职业联赛赛事相关各方沟通过后,这项提议最终被放弃。 当各方对“国字号梯队打职业联赛”存在巨大争议的时候,乌兹别克斯坦U23队(实为U21年龄段代表队)在本届U23亚洲杯取得的优异成绩却摆出了可靠的事实论据。据了解,在1999年龄段乌兹别克斯坦U19国青队无缘跻身2018年印尼亚青赛决赛阶段赛事后,乌兹别克斯坦足协果断作出了“放弃”这一年龄段球队的决定,同时决定全力支持2001年龄段代表队冲击巴黎奥运会。在这种背景下,这支乌兹别克斯坦国奥队连续参加了近两个赛季的乌兹别克斯坦超级联赛,也就是其国内顶级职业联赛。虽然目前这支球队暂列联赛倒数第2位,但能够长期参加高水平职业联赛,并通过“以小打大”积累经验、收获信心,他们在本届U23亚洲杯取得佳绩,自然顺理成章。 事实上,中国足协在是否安排“国字号梯队打联赛”问题上纠结的原因主要是,国字号球队一旦参加职业联赛,难免影响联赛竞争公平。而如果在联赛期间,国字号球队还要参加国际赛事,那么对联赛正常运行也可能构成不利影响。据悉,在此之前,有关将2001年龄段部分精英球员编入1999年龄段U23国足,混编参加东亚杯甚至亚运会足球赛的想法,曾一度被业内人士提给中国足协。但受近年来国字号男足球队,特别是国足成绩惨淡影响,中国足协也担心如果选派的球队人员年龄过于年轻,实战能力与经验不足,那么可能面临在国际赛场遭遇进一步重创,从而进一步损害中国足球形象。因此,类似的提议并没有被采纳。 值得注意的是,在参加近几期U21国奥队集训的适龄球员中,能够在各级职业联赛获得一定出场率的球员只占全体集训人数的15%左右,而在俱乐部能打主力的球员更屈指可数。比如效力于中甲南京城市俱乐部的门将黄子豪。再比如目前已经转会到中超武汉三镇队的陶强龙,转会至中超浙江队的郑雪健、已经进入中超北京国安一队的后卫梁少文。不过,他们大多都不能在各自俱乐部队获得绝对稳定的出场时间。至于U21国奥队其他适龄球员,在各自俱乐部的出场前景更不容乐观。试想,缺乏联赛实战锻炼机会,又无法参加国字号球队集中,这样一支代表队又怎能在冲击奥运会的路上提升竞争力? 受疫情等客观因素影响,中国足协短期内很难邀请其他国家(地区)代表队来华参加热身赛。因此,对U21国奥队来说,最可行的办法便是赴境外集中拉练、热身。不过,在职业联赛赛程持续密集,对后备人员力量需求总体较高的情况下,各俱乐部能否放行球员参加国字号球队境外集训、比赛,这则需要教练组及中国足协连带考虑。毫不客气地说,新一届国奥队在冲击巴黎奥运会的竞争起跑线上已经落后诸对手。当下,他们需要尽快起步,避免差距被进一步拉大。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肖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