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队惨败背后是准备不足!中国足球再经不起折腾

韩国队惨败背后是准备不足!中国足球再经不起折腾
韩国惨败  准备不足……  正在乌兹别克进行的第五届U23亚洲杯赛已经产生四强,卫冕冠军韩国队以0比3惨败给日本队,而且韩国是99年龄段队伍,日本仅仅只是2001年龄段队伍,平均年龄较日本队还大近两岁。0比3的结果,自然令韩国足坛上下难以接受。但不得不说,韩国队此番准备明显不足,是导致球队惨败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而这也同样再一次警告中国足球:洲际比赛无论大小,国字号队伍必须要有充分与充足的准备,才有可能打好并争取好成绩。这方面,中国足球先前吃过的“亏”、流过的泪实在太多了!  韩国临时抓差问题难免  韩国队0比3惨败日本队一仗,单就比赛本身而言,主教练黄善洪在赛前的具体战术安排、首发阵容选择等方面确实很值得探讨,而且韩国球员的战斗欲望也很值得打上问号,因为一个现实是:由于本届U23亚洲杯赛并非奥运会预选赛,也不像亚运会男足赛那样事关免服兵役的人生大事,因而球员在比赛中的那种战斗精神与两年前的上一届泰国赛事以及2018年印尼亚运会上的所表现出来的情况完全不同。但是,更值得考虑的恐怕还是韩国U23队此次的整个备战情况。  首先,受到国家队将参加11月份卡塔尔世界杯赛的冲击,很早之前,黄善洪就已经在公开场合表示:经过与国家队主教练本托以及韩国足协协商,U23队将“让路”国家队,以满足国家队考察球员的需要。所以,多位适龄球员此番并未随韩国U23队出征乌兹别克,譬如像宋明奎、郑优营等中场球员;而原本在打完联赛、较大部队晚几天到的严原上又因为黄喜灿将只参加前两场比赛、随后要前往军营报到,以便完成免服兵役所需参加的两周军训,被国家队临时征调。于是,黄善洪又不得不临时征调梁炫俊前往乌兹别克与队伍汇合。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其次,从去年10月份预选赛中出线之后,韩国U23队在去年11月份组织过一次集训。步入今年,1月份组织了一次冬训后,就只是在3月份利用国家队比赛窗口期组织了一期国内集训。这期间,韩国队就没有参加过一场国际比赛。随后,球队在5月23日直接仁川机场汇合,抵达塔什干之后才开始全面为这次赛事展开准备,而当所有23名球员全部都到齐时,距离首场小组赛就只有两堂训练课。像效力于马洛卡队的李刚仁之前就从未参加过球队的集训,到达乌兹别克后仅仅参加了三四堂训练课,然后就出场比赛了。  当然,不得不说,受到疫情的影响,韩国队无法参加国际比赛,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客观因素。但是,球队在参加正式U23亚洲杯赛之前,没有参加一场国际比赛,这是所有16支参加本届杯赛的队伍中仅有的情况,其他所有参赛队全部都在赛前参加过热身赛。所幸的是由于第一个对手马来西亚队实力相对较弱,因而韩国队可以权当热身赛,并以4比1大胜,但随后对阵越南队以及泰国队时,韩国队就开始表现出准备不足所导致的各种问题,直至0比3惨败日本队。  反观日本队,在去年12月份确定重点打造2001年龄段队伍、为巴黎奥运会提前展开准备,并选择大岩刚为主教练之后,日本U21队伍步入今年就围绕着今年的U23亚洲杯以及杭州亚运会展开有条不紊的准备。联赛开始之前,大岩刚就是全面了解这个年龄段队伍的情况,3月初,利用联赛期间组织了一次为期三天的飞行集训,将球队的目标、设想与球员进行交流,并为3月底的迪拜杯赛进行准备。迪拜杯赛期间,日本U23队考虑到球员参加联赛的需要,与各俱乐部协商后,有的球员只打前一场或两场,有的只参加后两场或后一场,包括在欧洲效力的海外球员也都到迪拜与球队汇合,参加一场到两场比赛。  而且,日本队利用迪拜杯赛没有报名人数限制,只是每场比赛提交一份23人名单即可,所以,日本U21队利用迪拜杯赛的机会,先后召集了27名球员,球员来来回回、进进出出,每场比赛都有变化,但大岩刚的目的是让所有球员都能够为6月份的U23亚洲杯做好准备。而迪拜杯赛上夺冠,让平均年龄小两岁的日本球员信心大增。而且参加迪拜杯的10支队伍中,除了中国队与克罗地亚队外,其他8支都将参加U23亚洲杯赛,也让日本队对亚洲其他球队的情况有所了解。虽然伤病等原因,日本U21队尚未召集齐全部最好的球员,但此次23人中17人参加过迪拜杯赛,而且主力框架就是迪拜杯赛上的阵容。如此准备的结果,自然是韩国队无法相比的,进入四强恐怕也是水到渠成。  泰国临阵抓人反衬越南  其实,参加本届U23亚洲杯赛的队伍中,类似像韩国队这种准备不充分的队伍还有不少。譬如像与韩国队同组的泰国队,因为主教练斯里马卡率队在3月份的迪拜杯赛上成绩不佳,令泰国国内球迷要求其下课,而在5月份的东南亚运动会之前,负责国字号队伍管理的女富豪伍伦盼做出了让国家队主教练波尔金率U23国足参赛的决定,在东南亚运动会结束之后,斯里马卡再率队出战U23亚洲杯赛。  这就带来一个新问题:不同教练所选择的球员必然不同,毕竟技战术指导思想与理念不可能完全一致。所以,在5月22日打完东南亚运动会后第二天回到泰国国内,其中的9名前往斯里马卡所率队伍报到,合练了一周后,全队便在5月29日出发。但问题是,全队出发当天总共就只有16人,参加对阵越南队的首场比赛时,还有4名球员尚未赶到。  另一方面,伍伦盼女士对这次赛事特别重视,尤其希望能够压倒越南队,所以动用自己的各种关系,将在海外的9名球员全部游说归队,代表泰国队出战这次赛事,是本届U23亚洲杯赛参赛队中海外球员人数最多的。可是,除了在日本以及在西班牙效力的两人曾在3月份参加过迪拜杯赛之外,其他7人从未与斯里马卡谋面或参加过球队的合练,更没有参加过一场训练,然后直接上来就参加正赛。于是,主教练连麾下的球员具体是怎样的特点与情况都还没有全部摸清,实战效果如何也就不难想象。  单从比赛数据来看,泰国队在比赛中完全占据了上风,尤其下半时是摁着越南队展开围攻,越南队一度很狼狈,但因为泰国球员相互之间的磨合明显不够,在久攻不下后反而被越南队反击得手,再度领先比赛,直至最后时刻,泰国队才追平比分。  反观越南队,为准备这次比赛,采取了长期集训的办法。从4月7日起,为备战东南亚运动会,朴恒绪率27名球员组成的U23国足备战开始后,越南足协同时开始安排孔五均率另一批25名球员也展开集训。孔五均所率的这支队伍除了99年龄段球员之外,更多的是2001年龄段就是巴黎奥运会适龄球员。这期间,因为都是韩国教练,相互之间保持密切联络。而且,3月份的迪拜杯赛期间,越南队就是由孔五均率队指挥的。在5月22日东南亚运动会结束之后,孔五均率14名参加过东南亚运动会的球员和11名一直跟随自己训练的球员一起,于5月23日前往迪拜进行为期一周的集训,期间并与阿联酋U23队进行一场热身赛,虽然结果是0比3,但这场热身赛的失利反而是打醒了越南球员。在U23亚洲杯赛上,前两场比赛成功地逼和了泰国队与韩国队之后,末仗取胜大马队,从而以小组第二的身份力压泰国队、闯入了八强。  泰国队与越南队一正一反的例子,恰好说明了赛前准备充分与否所导致的截然不同的结果。  中国足球再经不起折腾  可以这么说,这次U23亚洲杯赛上进入四强的队伍,都是赛前备战相对充分的队伍。除了日本队之外,像沙特主教练谢赫里自2017年开始就一直是U23国奥队主教练,期间除了召集97年龄段队员之外,还将大量99年龄段队员召入东京奥运队伍之中参加集训。在东京奥运会结束之后,又全面接手99年龄段队伍,虽然在5月29日才集中球员直接前往乌兹别克,但今年1月份以及3月份的两次集训,对人员情况早就做到了心中有数。而澳大利亚队虽然在5月23日才集中塔什干,但先前在3月份利用国家队比赛窗口期曾在荷兰专门组织过一次招募选拔集训,并与荷兰当地的俱乐部球队进行过热身。在塔什干期间,球队虽然没有进行公开热身赛,但与乌兹别克的当地俱乐部进行过两场热身赛。  反观其他球队,除了实力方面的原因之外,都存在着“准备不充分”的共同情况。像曾遭遇0比6惨败的卡塔尔队,主教练科尔多瓦从2月份开始就被拉扬俱乐部所租用直至打完亚冠联赛,虽然拉扬闯入了西亚大区的八强,但卡塔尔U23队却无人过问,即便是前往参加迪拜杯赛,也只是助理教练率队;塔吉克队三连败在16队中名次垫底,但赛前10天突然换帅,新教练尚未熟悉球员情况,球队已经被淘汰了。  回到中国足球身上。虽然中国U23队未能参加这次比赛,但这么多年来,中国的各级国字号队伍准备不充分的问题一直就存在着。譬如,像国家队这次冲击卡塔尔世界杯赛,四年时间里更换四位主教练,从中国足协负责到更高层的竞体司负责出面管理,再回到中国足协,最后又由更高层专门成立工作领导小组来负责,管理模式也更换了四回,如此“折腾”,国家队何以稳定发展?  十年前,曾到上海申花队短暂效力过的德罗巴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人对足球的理解就是:今天找来11个人、明天就要把冠军拿下来!”十年后的今天,这种局面与情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上面对足球“很重视”、一句话、一个指示,下面似乎马上就应该有行动、见效果,中国足球就应该马上进世界杯!而这期间的所有准备与过程似乎都可以忽略不计。如此这般,中国足球何以能够翻身?  “不打无准备之仗!”这不仅仅应该是国家队的信条,更应该是各级国字号队伍的信条。

Writ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